search

丝瓜视频罗


“仅仅五日就出来,怎么可能?”霸熊脉上,楚乱雄狠狠砸碎了一张桌子,满脸狰狞。

他是想苏玄死在炼罪山,绝不希望苏玄出来!

不过事与愿违,苏玄不仅出来了,更是仅仅花了五日。

这等速度,惊世骇俗。

而这也代表,他孙儿楚青天算是白死了,再不能以此事惩处苏玄!

这,让他如何能不怒?又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另一处,慕容枭也是满脸惊容,不过倒也重重呼出一口气。

“不愧是老宗主选中的人……”

剑蛇脉。

叶魂站在幽深的悬崖边上,狂风呼啸,带着冰凉。

“倒是小瞧了他!”他眼中闪过冰冷与一丝凝重。

“往后若有机会,定要将其绝杀,再不给他任何机会!”

端庄秀丽

叶魂冷哼,甩袖离开。

而此刻身在剑蛇脉的雪玲珑等人也听闻了此事。

“九幽蟒大护法么,倒是可以见见。”雪玲珑眼中闪过好奇。

对于强者,她总是不缺好奇心与结交之念。

而在五行狼脉。

穆青龙则是轻笑望着远处。

“师傅就是师傅,连找个人都如此恐怖,自愧不如,真是自愧不如啊。”他摇头,脸上则满是笑容。

苏玄出来了。

仅仅用了五日。

大护法之威,再次震慑了龙蛇宗。

这一夜,不知多少人因苏玄而失眠。

这一夜,不知多少人听到这消息,都是大声骂娘或者失声惊呼。

这一夜,是属于苏玄的。

而此刻,在这场风波下,苏玄已是回到了九幽蟒主峰。

他换了身衣裳,洗净了身上的污垢,晶莹雪白的肌肤浮现。

虽经历无尽折磨,但苏玄也因此蜕变。

仅仅五日,就是让他的肉身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一刻,他体内的紫蛟残躯已是彻底炼化,他背上的鬼仙天棺也是能熟练的掌控其重量。

他的修为,达到了九阶巅峰。

不过苏玄却感觉到这并不是他在灵师境界的极限,上面还有圣王大陆从未出现的十阶,乃至十一阶。

“要修,就修最强。再多困苦,我苏玄也担着!”

此时此刻,苏玄的心态已是有了巨大的变化,再无初次发现此事的迟疑。

他甩袖,走向了陈玄策的居所。

而很快,一声凄厉的鬼哭狼嚎就是响起。

“鬼啊!”陈玄策惨叫,看到苏玄以为见了鬼。

毕竟他也是知道炼罪山,哪有人五天就出来的,这就有些扯淡了……

清晨。

陈玄策黑着一只眼睛走出了房子。

这是昨日苏玄揍的。

不揍他,陈玄策估计得叫好久。

不过陈玄策却是根本不在意,一发现苏玄真的回来,差点都抱着苏玄痛哭流涕了。

而此刻,他眼中存着兴奋,都是先仰天大笑三声。

“哈哈哈,大护法回来了,我终于不用偷偷摸摸过日子了。”

陈玄策都快感动哭了。

而就在陈玄策仰天大笑时,主峰下面也是来了一群客人。

他们正是洛灵宗的修士。

徐天成带头,眼中有着笑意。

他并没有和雪玲珑一起来,觉得那脸冷性格冷的娘们会坏了气氛。

他想了想,对身后的洛灵宗弟子道:“你们也听说了那九幽蟒大护法是什么样的存在,进去之后需客气一点。”

一群弟子顿时连连点头,听了苏玄的事迹,他们哪敢放肆啊。

那可是连自家人都能一拳轰死的存在,打死他们还不是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那行。”徐天成笑了笑,忽然朗声道:“洛灵宗徐天成前来拜访,还请大护法出来一见。”

山峰上,苏玄修行着。

听到徐天成的声音,他顿时怔了怔,并不知道洛灵和彼方来人。

“这老头怎么来了?”他想着,直接下山。

“大护法,大护法,人家是客人,你就不要打他们了吧。”陈玄策急冲冲的走来。

“谁说要打他们了?”苏玄挑眉。

“那可不,现在龙蛇宗都流传着你大护法逮谁揍谁,人狠话不多,看淡生死,不服就干……”陈玄策不断说着。

苏玄眉头直跳:“你再说,我就要揍你了。”

陈玄策戛然而止。

“走。”苏玄轻哼。

“真不揍?”陈玄策还有些怀疑。

“不揍!”苏玄果断回答。

在洛灵宗,他看的顺眼的也就那么几个,这徐天成还是挺有好感的,而且他和罗天擎的关系也是极为不错。

“呼……我这小心肝啊,都被你吓得砰砰跳。”陈玄策呼出一口气。

苏玄忍无可忍,直接一脚踹飞陈玄策。

这货…越来越贱了。

“啊!”他惨叫着飞远,幽怨至极的看着苏玄。

“一边玩儿去,我来招待便可!”苏玄低骂一句,不再理这贱货。

“哼,小爷还不伺候了。”陈玄策哼哼两声,一咕噜爬起来,跑远了。

而苏玄则是走到了山脚下。

他看到了徐天成,也看到了徐御风,更是看到了一群弟子中的纪龙,那个要认他做大哥的少年。

至于其他弟子,一些见过,一些却是面生的很。

他看着,眼中闪过一丝复杂。

距离他离开洛灵宗还不到一年,却已是物是人非。

此刻他已不再是那个被追杀的狼狈逃亡的洛灵宗叛徒,而是威风十足的九幽蟒大护法。

世事无常,莫过于此。

苏玄在发愣,而徐天成等人也好奇的打量着苏玄。

似乎…也没有传闻中那般凶神恶煞啊。

而很快,苏玄嘴角更是浮现一丝笑意,想到了与徐御风等人发生的一些趣事。

“徐长老,久仰大名,请上去一叙吧。”苏玄微微拱手,极为客气的笑道。

徐天成一愣。

众多洛灵宗弟子一呆。

不是说九幽蟒大护法不苟言笑,凶残无比么。

眼前这带着鬼脸面具的大护法可是客客气气笑着呢。

除了面具吓人点,这足以称得上和善了。

“请吧。”苏玄笑道。

众人一怔,随即也忍不住笑着迎合。

谁说九幽蟒大护法很凶残的?

传言有误啊!

人家大护法和气着呢。

close
头像

Hi, guest!

settings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