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卡片包appflsh荔枝纹


“是!!”特务连的官兵们应了一声之后,立马便是回去拿自己的装备了,动作可不是一般地快。

特务连自从第二次重整(即跟随张天海在南京突围之后)之后,便是一直接受了较为高强度的训练。

时至今日,已有将近五个月的时间了,由于纪律严明,且是以十分精锐的标准进行打造的。

于是乎,没过多久,约莫是五分钟之后,特务连的官兵便已经是集结完毕了,而且是以全副武装的姿态出现的。

虽然是经过了长途跋涉,由于特务连平时的训练量就极大,所以在精神状态上,瞧着还是非常有精神的。

“军座,特务连是卑职今天中午的时候,特地从内黄集抽调回来的。”张天海特意向宋希濂介绍道。

嗯,不错,张天海这是要刻意展现出特务连了……

只要不借他的炮兵营,什么事儿都好商量……

“嗯,看着状态很不错了。我想要看看你这支部队的夜战能力,你要如何展现给我这个长官看呐?”宋希濂饶有兴致地看向了张天海。

“这个问题倒是不大,一会儿就可以搞定,只不过军座您需要给我一些时间,无论是命令工兵连挖假想敌的战壕,还是准备假人,也都是需要时间的。”张天海如实说道,既然要玩何不玩真实一点的呢?

“行。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宋希濂笑了笑,瞧着是很有兴趣的。

“那就请军座移步酒楼先吃个饭,然后稍事休息。等到凌晨的时候,再行开始预演。请军座放心,对于要进攻的目标,卑职是不会告知特务连的,工兵连挖的阵地,必须是以最为标准的工事进行挖掘的。此次预演,全部采用实弹射击,以还原战场之真实。”张天海正色道。

元气少女长发飘飘露明媚笑容白嫩肌肤写真图片

“好!很好!”宋希濂点点头说道。

……

张天海要带宋希濂去的地方,自然是先前张成功带张天海来到的岳阳楼酒家了。

这天的岳阳楼酒家,早就被张天海派人清场了,这里早已经是戒备森严了。

关于这个清场行动,酒家老板一方自然是不太愿意的了,可是在张天海派出的许三狗一阵“和谐的协商”之后,老板妥协了——再不同意,许排长这鸟人可说了,要么就亏一天的钱,要就等着眼圈黑,然后还是今天黑一个眼圈,明天黑另外一个眼圈的那种。

至于为什么要派出许三狗这个不太老实的家伙出阵,张天海自然有用意……

好吧,编不下去了,其实张天海也就是单纯地觉得就这点儿小屁事,就派出他的副官王亮,这完全就是属于杀鸡用牛刀的行为,而且那个时候,刘侯铭还带着特务连以及工兵连在从内黄集往回赶呢。

于是乎,许三狗这个办事方式大概不太靠谱的家伙,脑壳不大不小,正好就他了,反正这家伙一天天的,也就带着人在门口站站岗之类的,那是相当地空闲。

陪同宋希濂共进晚饭的,除了张天海之外,还有周方杰、郭其亮这两个人。

毕竟,张、周、郭这三个人也是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的领导班子了,除了他们之外,大概也没有其他人有资格陪同宋希濂这个大长官吃饭了吧。

至于什么张成功之流的,出现在这场面,那是相当不对了。

“军座,要不要再来点儿酒?咱们自南京一别之后,可就没见过了呢。”准备开饭的时候,张天海脑子一抽,突然问了一句。

只见宋希濂眉头一挑,深深地看了一眼张天海,随后意味深长地说道:“不能不能,这酒啊,回头再喝吧!要是喝多了,今晚怕是要浪费你们团这精心准备的实战预演了吧?”

言外之意就是,你小子休想灌醉老子,然后再鱼目混珠地把老子给糊弄过去了。

一听这话,张天海瞬时间就有些尴尬起来了:很明显,之前带军座去看炮兵营时绕路或者是修炮的鬼把戏已经被人家看出来了……

“那就听军座您的吧!”张天海有些尬笑着说道。

接下来开桌之后的气氛可不像是现在这么尴尬了,宋希濂和他们聊得倒是挺开的,丝毫没有当长官的架子。

聊着聊着就说到了张天海当时为什么要抗命留在南京的话题。

“军座,老实说吧!我是舍不得南京那么多部队,他们明明还有一战之力的,等到长官们全部撤光了以后,这些部队就是群龙无首了,他们只能是被日军屠杀。可惜了教导总队、第八十八师,还有咱们第三十六师了。”说着,张天海便是长叹一声道。

“确实,到时我们第三十六师也只有三千六百多人突围了出去,还剩下的四五千部队,可都是逃散了啊。可惜这些好二郎啊,也没和日军打上几仗,就倒在日军的屠刀之下了。”说起这个,宋希濂的心情便是有些低落了。

宋希濂作为当时第三十六师的师长,到时部队拼了命地进行补充,也才补充到八千兵员,可是这八千兵员,也只有那么三千来人突围出来了,这种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张天海也是出身于第三十六师,对于老部队的感情,那是相当的浓厚的,所以当宋希濂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张天海的心里边也是深有触动的。

当说起南京那一场大撤退的时候,气氛一下子就变得低沉了下来,他们都是亲历者,也参与过对南京的防守战,而且他们同样是有不少的兄弟、战友,都倒在了日军的屠刀之下。

所有的一切,都是尽在不言中的,宋希濂见气氛有些沉闷,再说这件事儿,也确实在他心里面压抑了许久,他咬了咬牙,沉声说道:“来人!上酒!”

没有理会众人的讶异目光,宋希濂径直地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随后一饮而尽。

没有经历过这场仗的人,是不会懂得是这些亲历者们心中的压抑的,手握兵权,但是面对强大的历史车轮,他们却无能为力!

“来,你们也喝,也别等我一个人喝啊。”看见还在有些呆愣的张天海等几个人,宋希濂喝了一句。

听到宋希濂这一句有些不满的话语之后,张天海等人才如梦初醒般赶紧说道:“快快快,来人!上酒!”

酒过三巡以后,宋希濂才开口对张天海说道:“张玉麟,你小子不老实啊!你蒙别人也就罢了,还蒙到我这个老长官的头上。”

宋希濂说的时候还满脸无奈地指了指张天海,显然是十分无奈了。

……

ps:这是补昨晚的第二更的,今晚还有今天的两更!

fpzw

close
头像

Hi, guest!

settings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