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在线播放茄子短视频app


() 萧萧推着皮卡,感觉很难受。

不是累不累的问题,这是一个原则问题。

一个姑娘,即使成了土地婆也是一个姑娘,做事情都是有底线的。

比如不化妆不出门,每天穿漂亮的衣服,放屁不想让人听见,等等。

这就是一个本能,只想把好的一面展现给人看,不好的一面隐藏起来,非常合理。

结果现在呢?

蔡根让她推车,还是推一条驴。

这在萧萧的思想上,有一个巨大的鸿沟,想迈过去,很难,非常难。

即使有蔡根的洗脑,以及各种赞美,萧萧的动力仍旧不是很足。

磨洋工,三个字,深深的刻在了萧萧的骨子里,实践在行动中。

这第八圈,足足推了一个小时,才看到终点人群。

就算这样,还是蔡根在这期间,发了几次飙,做了好多次思想工作的结果。

甜美双丫髻的美眉笑容纯净

通过终点线的时候,蔡根想象中的万众瞩目没有出现,什么开香槟,什么记者照相,什么跟什么都没有。

就是来了个工作人员,态度极其恶劣,充满了鄙视与冷漠。

指挥着蔡根把车停在一个指定位置,发了一个缎带,并且告诉他,十分钟后颁奖。

蔡根觉得这个气氛不对啊,下车开始找萧峰和段晓红,问问出啥事了。

结果,萧峰没找到,找到了段晓红。

这货正坐在颁奖台旁边,喝着啤酒,抽着烟,跟一个小太妹似的。

还别说,往那一坐,跟这乡土气息浓重的比赛,竟然完美的契合了,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丝毫没有违和感。

看见蔡根来了,段晓红有点小激动,一下从两米多高的领奖台蹦了下来,顺势拍了一下蔡根的肩膀,

“菜帮子,你可算来了,就因为你,都耽误他们下班了。”

这是什么情况?

一句话就给蔡根问蒙圈了。

“段土豆,你把话说清楚,啥意思?我耽误谁下班了?”

段晓红四处找了找纳启,没看到,有点小忧伤,

“就活你一个?算了,看开点吧,日食都整出来了,动静太大了。”

这又是什么话?

看着段晓红已经开始点香了,蔡根受不了了。

“谁也没死,只是受伤,你先把香收起来,咋这么爱给人超度呢?”

不情愿的收起了香,段晓红说。

“刚才我们到了终点,就日食了,紧接着那些沙尘就散去了。

一百多辆车,还能动的,只有萧峰这辆冠军车,本来大家想一颁奖,就完事下班了。

结果发现你这辆车也在动,虽然慢,但是很顽强。

不等你也不好,但是等你耽误大家下班,所以,你很让大家头疼。”

这就是对经历千辛万苦,取得第二名好成绩的选手,被冷漠鄙视的原因吗?

就因为耽误下班了?

有没有点体育精神啊?

能不能有点正规比赛的样子啊?

素质不行,专业不行,就不能好好培训一下吗?

这样搞,整这个赛道,也长久不了啊?

当蔡根带上缎带,站在领奖台上的时候,这才明白。

终点的工作人员,不是本地人,是归去来这个赞助商请的人。

虽然都是普通人,但是老板跑了,谁还愿意干活啊?

干活给谁看啊?

工资能不能拿到还两说呢?

所以,早点下班,就是止损,工作时间越短,损失越小。

明白这一点,蔡根收起了心中的不忿,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第一名,萧峰,奖金一百万元。

看着萧峰举着奖杯,还有那纸壳糊的大支票,真是刺眼啊。

一点也不带冠军相,看那造型,跟细脖大头灵似的,蔡根充满了鄙视,都懒得隐藏。

第二名,蔡根,奖状一张。

手里拿着印着第二名的奖状,蔡根强压想撕掉的冲动。

什么比赛啊?

设计奖项的人脑子有病吧?

第一名一百万,第二名你给五十万也行啊。

咱不贪心,你给十万八万的敷衍一下也行啊。

成,你玩成王败寇结果论,给个奖杯也行啊。

这五毛钱的奖状是什么鬼?

蔡根自从小学三年级,老爸给班主任拉了一车煤,换了一个三好学生的奖状,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收到过奖状。

从小就对奖状,有很深的怨念,极度讨厌奖状。

萧峰却很兴奋,各种发言,各种感谢,流着眼泪还想和蔡根合影,蔡根转身就走,压根不给他机会。

这是一百万的仇,够诛九族了。

带着段晓红,回到皮卡上,还没坐稳,终点的气氛一下就不对了。

原本死样吧嗒的工作人员,都在热情的欢呼,也不知道是不是集体中了彩票,还是说归去来把欠薪给发了。

“段土豆,我身上有伤,你去问问,咋了?”

段晓红没下车,原本她就知道,那个为了荣誉的大脑袋,会做什么。

“没啥事,就是萧峰把奖金都捐了。

一半捐给赛道做维护费,一半捐给所有工作人员当奖金。

那个大脑袋人不错,还真是为了理想。”

啥?捐了?一百万捐了?

蔡根的心在滴血,那是我的钱啊,早知道这货会捐掉,不如让穆恩把他留在半路上了。

“毛理想啊,作秀,就是在作秀。

慷他人之慨,不要脸。”

段晓红也不明白蔡根这么大的怨恨,是从何而来,单纯的理解为嫉妒,就挺好。

刚骂完萧峰,萧峰就过来了。

看着皮卡的模样,真心的赞叹,轮子都歪了,咋坚持到终点的呢?

“蔡老弟,恭喜你啊。”

“萧峰大哥,恭喜你才对,高风亮节,小弟佩服。”

“哪里,哪里,我也是为了荣誉。

组委会让我问你,第一名都捐钱了,你第二名不表示一下啊?”

啥?

我就拿个奖状,我表示个啥?

我拿啥表示,难道还让我自己垫钱表示啊?

蔡根的血压一下就窜起来了。

“萧峰大哥,我没奖金,咋表示啊?

要不,我把奖状捐了行吗?

以后建个博物馆,专门展示参赛物品。”

萧峰一看这蔡根有很大怨气啊,再提捐赠有点不合时宜。

但是今天这样的赛事,自己能夺冠,真的可以吹大半辈子了,属实高兴。

“蔡老弟,我看你这车,损坏很严重啊,准备咋办?”

咋办?纳启在里面呢,总不能扔啊,蔡根有点挠头。

close
头像

Hi, guest!

settings

menu